地震调查委没存在感,日本地震研究面临群龙无首窘境

  • 时间:
  • 浏览:0

  关于9月6日在北海道存在的地震,有一处名为“石狩低地东缘断层带”的活断层延伸至震源地附进,该断层带与地震的关联性受到关注。调查委员会曾针对太少断层带表示,在日本国内2千多个活断层之中,石狩低地东缘断层带属于时需注意的“主要活断层带”,预测称“南部可能性存在7.7级左右的地震”。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6月日本大阪北部存在地震,9月北海道西南部存在地震,在日本地震连续不断的背景下,统筹地震研究的日本政府“地震调查委员会”却严重不足存在感。《日本经济新闻》9月28日报道称,该委员会一个劲调查活断层等,预测地震的存在概率,但太少地震存在在“预想之外”的断层。针对地震存在的机制,委员会给出的说明始终模棱两可。“研究并未有有利于防灾”,日本追问防灾研究整体的理想情况的声音正在加强。

  但在地震后,委员会的说明则含混不清。9月6日地震当天的会议后,地震调查委员会的委员长平田直(东京大学教授)解释称,“(地震)与断层带这么直接关系”。但在4天 后却改口表示,“断层带深处再次出现活动的可能性性难以组阁 ”,称“断层带可能性持续活动”,呼吁加以警惕。

  怎样才能会会会么会警惕?

  存在地下深处的活断层这么办法进行直接调查,科学判断变来变去的情况并不罕见。北海道的防灾负责人发出疑惑的声音,询问“就算被告知要加以警惕,怎样才能才能会会会么会办才好呢?”

  类似的情景也再次出现在大阪北部地震中。震源附进存在“有马—高槻断层带”、“上町断层带”、“生驹断层带”,果然什么也都被列举为主要活断层带。调查委员会表示,“我虽然地震可能性和任何断层含晒 关,但难以锁定(具体是哪处断层带)”,又进行了含混不清的说明。

  地震调查委员会隶属于日本文部科学省的地震调查研究推进本部,在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如果 成立。地震调查委员会由约20名研究人员和事务局组成,针对114处主要活断层带和南海海槽地震等“海沟型地震”,对地震带宽和存在概率等进行“长期预测”。

  但实际地震往往太少像预测的那样存在。504年的新潟县中越地震、507年的能登半岛海域地震、中越海域地震、508年的岩手和宫城县内陆地震等都存在在不受注意的活断层。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也是“预想之外”的联动型地震。

  都并能选则存在于主要活断层带的只能2016年“日奈久·布田川断层带”错位原应的熊本地震。

  各机构各人为政

  一方面,很少有地震学者批评预测不准。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的研发小组负责人宍仓正展表示,“活断层错位数百年乃至数千年才存在1次。而调查委员会组建只能20多年,预测不准确是很自然的”。

  但宍仓一齐称,“调查委员会并未向自治体和居民发出有用的信息”。

  证明太少点的是熊本地震。调查委员会对日奈久·布田川断层带存在地震的可能性性发出警告,但太少居民在地震存在后回答称,“没想到熊本存在地震”。此外,熊本地方政府的抗震加固援助办法也比其它都道府县薄弱。

  什么的问题在哪里呢?日本的中央防灾会议通过专家会议来验证防灾调查和研究的理想情况,在2017年4月汇总的报告中严厉指出,“日本的防灾研究严重不足指挥部,政府、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合作协议协议 严重不足”。

  中央防灾会议存在日本防灾相的领导下,是国家防灾对策的协调人,这么下属研究组织。此人 面,日本文部科学省管辖的大学和研究机构、气象厅等各人为政,未能把研究成果应用于国家和地方政府的防灾对策。

  中央防灾会议下属专家会议的负责人河田惠昭(日本政府东日本大震灾复兴构想会议委员、关西大学社会安全研究中心负责人)表示,“防灾对策以地震学者为中心选则,并未体现思考城市建设的工程专家、研究居民避难等的人文社会学者的声音”。

  日本今年暴雨、台风、地震联袂存在,灾害的面貌存在改变。都并能依靠如今的研究体制采取有效对策?《日本经济新闻》认为,在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讨论设立防灾省的利弊是一件好事,但可能性不从验证现有组织的功效始于抓起,今后的灾害对策将无从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