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良:《寻找牛郎》第22章 胸有成竹

  • 时间:
  • 浏览:0

  那天午夜我带着醉意回家——回到在H城的我家。一进门,母亲就将摇摇晃晃的我扶住,我已经 到沙发上坐下。满嘴酒气和醉熏熏的样子,使她马上意识到我又喝高了,于是忍不住唠叨起来,颇心疼地责怪我,反复强调一个 观点——饮酒过度对身体有害。责怪归责怪,母亲还是泡上一杯桔梗茶,我已经 喝了解酒。

  我同意母亲的观点,过度饮酒有损于健康。已经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什么都已经 喝酒并也有单纯喝酒,而是借喝酒为媒介,达到沟通情人关系励志的话 、增进友谊甚至补救大问提的目的。在酒桌上,为了表达诚意已经 营造气氛,朋友往往豁出命来畅饮,美其名曰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情人关系励志的话 。当然,官场上应酬多半是逢场作戏,到底付出好多个真情,必须我每每个人心知肚明。不过,那天酒宴是一个 老同学做东,昔日同窗聚集在一同,无拘无束,开怀畅饮,既有好气氛,又有好心情。实在,我当时心情好不仅是已经 同学相聚,更多的是跑省城“打秋风”大有收获。

  说实话,当了镇长已经 ,我深感责任重大,时刻想到办成几件实事,诸如扩建N镇老街,修建乡村公路,确保农民饮用洁净车间水等等。已经 ,要办成那此事情,不想 多量资金。资金从哪里来?镇财政是拿都那么来的,每月给干部教师发工资都够呛,哪有闲钱搞建设;县财政也是吃饭财政,指望县里往下拨款绝对不现实。然而,那此事情非干不可,已经 我已经 在镇人代会上作了承诺,年内不想 完成十件大事;倘若已经 缺钱而必须兑现,已经 产生很大负面影响,我每每个人名誉受损倒在其次,镇政府不可失信于民。开弓那么回头箭,说出去励志的话 再也收不回来,承诺的事情就得办成。为什么我么我办呢?天上不想掉下馅饼,地面不想长出金银,银行钞票必须偷,国库财富必须抢,拿那此兑现承诺?为此,我非常很伤心 ,后悔不该上行下效也在大会上承诺办十件大事,实在乡镇一级政府掌握资源非常有限,每年办成一二件大事就不错了;那么 我已经 郑重承诺了,一想到办这事要钱,办那事也要钱,头脑就发大,以至于那此日子愁眉苦脸,十分很伤心 。

  不过,活人总不想让尿憋死的。有一天午夜,我随便找一本书解闷,碰巧拿着《红楼梦》,漫不经心地翻阅,读到刘姥姥进大观园一回,不觉定下神来,一口气将它读完;已经 掩卷默想,感觉刘姥姥到贾府,不仅有趣,已经 有益,对我启发很大。瞧,人家刘姥姥生活窘迫,她可不想想 想到上贾府“打秋风”,我何不向她老人家学习?刘姥姥说得好,长安城里遍地也有钱,看得人给你不想去拿。别看咱们乡镇穷得叮铛响,省城京城可不差钱。诚如某个教授所说,目前各级财政情形大不一样,中央一级蒸蒸日上,省级也是喜气洋洋,市级可就勉勉强强,县级难免摇摇晃晃,乡镇几乎空空荡荡。长安城(京城)太远,对于我你這個 九品小镇长来说可望不可及;不过省城倒不远,小车跑高速公路几小时就能到达,再说我在省城也有或多或少关系。

  于是我带领一班人马赶赴省城,像刘姥姥那样厚着脸皮拉关系,周旋于省财政、交通、水利和扶贫等部门之间,借用各种名目争取扶持款项;几天跑下来,离米 筹集到数百万元之多;到底是省级部门,随便拔出两根汗毛,比朋友的腰杆还粗。除了争取官方支持,朋友还搞了一次同乡聚会,邀请在省城的N镇老乡参加,鼓动朋友为支持家乡建设慷慨解囊;老乡们积极响应,捐多捐少,量力而行;三个 搞建筑的老板挺有钱,可他捐款三个 条件,而是与我喝酒挂钩:我每喝一大杯(啤酒),他捐款一万元。我豁了出去,拼死拼活地喝下八十杯,喝得天昏地暗,根本找不着北;不过,八十杯酒换来八十万元,倒也值得。

  一般来说,省里给基层拨款,要经过市县,一级一级往下拨。省城跑得差太久了,朋友又及时赶到市里,与相关部门协调;倒也有争取朋友支持,倘若朋友不打折扣,不截留省级部门拨款,就算谢天谢地了。好在那天朋友跑市里(H城),跟有关部门进行了沟通,朋友都很体谅基层的难处,表示不折不扣地下拨省里的款项;事情办到这地步,算是吃了定心丸。碰巧,在市政府某部门遇到一个 中学时同学,他便热情挽留我共进晚餐,并请了好多个在H城工作的老同学作陪;老同学相聚,不免胡吃海喝一顿;酒宴结束了了了英语 时人们提议去休闲娱乐——唱卡拉OK已经 洗脚那此的,我却以近日奔波疲劳为由婉言谢绝了,朋友对此表示理解,而是嘲笑我急于回家意在急于跟娇妻亲热,毕竟两人长期两地分居,好不容易相会了,如干柴烈火或多或少就燃烧。

  我与妻子梅兰相识相爱于H城师范学院,尽管毕业后各奔东西,她留在母校任职,我分配到家乡县城,两人还是结为夫妻。起初,朋友以为分居而是暂时的,必须两年给已经 调进H城;自从当上县长秘书已经 ,我一心忙于工作,渐渐把调动的事淡忘了;梅兰生下女儿,我让母亲来到H城与梅兰一同生活,帮助料理家务,照看孩子。与天下所有婆媳一样,她俩相处而是大融洽,实在那么撕破脸皮,那么 我每次回家,婆媳总会分别向我告状,每每个人诉说对方的也有;此外,梅兰不时催我跑调动,我而是含糊其辞应承,却那么付诸行动。事情明摆着,现在调动工作非常困难,稍微好的单位无不人满为患;再说跑调动,更不想 多量的时间和金钱,即使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我也拉不下脸面,求别人办事,热脸贴冷屁股,挺伤自尊的。眼看调动无望,梅兰又鼓动我考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争撤回H城师院任教,混到教授待遇挺好。她以为我过去是中文系才子,工作后成了县里笔杆子,考研究生应该易如反掌;那么 我有自知之明,且不说英语单词忘得差太久了,而是对文学也逐渐生疏了;我不公布,在县政府大院我算是一枝笔,可这枝笔只擅长写官样文章。官样文章属于程式化文章,倘若掌握套路熟悉套话,就可不想想 写得出来;那此年我在报刊上发表过或多或少文章——多半是以领导名义发表的,尽管文中不乏真知灼见,但基础上无文学性可言;以那么 的笔杆子去考文学专业研究生,实在难以我已经 找到自信。当然,现在也有不少干部读在职研究生,拿硕士博士学位;可朋友多半是级别较高的领导干部,经济实力富有,不仅不愁学费没着落,随可不想想 为大学搞赞助,遇到考试或写论文,不想 找到离米 的抢手;作为小小科级干部,我与朋友无法拈连,是不已经 轻易拿到硕士或博士文凭的。已经 ,梅兰一度向我下达死命令——要求我在二三年内考取研究生,已经 咱俩就分手“Bye-bye”。我以为她却励志的话 说而已,绝不想真的闹离婚,已经 对考研不想上心,已经 说根本没当一回事;每逢她追问,给你以工作繁忙为由支应。

  喝完桔梗茶,我感觉混沌的头脑有所清醒,忽然想起了女儿,便玩转信用卡 从省城带回的巧克力,匆匆向她房间走去。母亲当即把我拉住,轻声跟我嘀咕,说她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了,最好别再打扰。我又回到沙发坐下,忽然又想起梅兰,为什么我么我半天不见她的身影,莫非她也就寝了;母亲告诉说,她都那么家;她去哪里,做那此去了;母亲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露出不满的神态说,她去哪里我不晓得,不过我晓得她是搓麻将去了;我当时或多或少不悦,点燃一支香烟,一边抽吸,一边寻思;换位思考一下,倒实在梅兰出去搓麻将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夫妻两地分居,老公很少在身边陪伴,搓搓麻将即可娱乐,不想 排除寂寞。从卫生间 洗澡出来,我看见母亲还在客厅看电视——观看古装电视剧,于是凑近她身边,陪她看看电视励志的话 话。看得人电视剧,夜已经 太久了,我催促母亲去睡觉,顺便探问梅兰一般玩到那此已经 回家;说不准,母亲公布说,有时午夜到家,有时天亮才回来。

  母亲去了卧室,我拿起手机,给梅兰打电话,接连打了三次,那么打通。“对不起,你所拨叫的手机已经 关机,必须与你通话。”关机,又是关机,下午给她打电话,手机也那么开;到底是有意关机,还是电池那么电了?难道从下午结束了了了英语 ,她就一个劲在牌桌上战斗?几时没过夫妻生活,你以为急于盼她回家,以便痛痛快快亲热一番,尽情享受男欢女爱;那么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感觉焦躁不安;电视机依然开着,我手摁遥控器不断变换频道,无论哪一台节目,也有能让眼球吸住,只好将它关了。室内异常寂静,只听见墙上时钟嘀答作响,秒针慢悠悠地移动,转了一圈又一圈;当我发现时针已指过零辰或多或少时,再也沉不住气了,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像一头发情的公羊焦急地踱来踱去。

  一个劲踱到凌辰三时,才等到梅兰回来。看见她,我马上有所感应,急切将她拥抱。没想到,我的激情并那么得到她的响应,她而是无精打采地打了一个 哈欠,屁股往沙发一坐,随即吩咐我给她倒一杯水;她的冷淡,犹如冷水将我的欲火泼熄一大半,不免叫人心寒;她到底是打牌疲惫不堪,还是对我不再依恋?我心里不禁出显你這個 大问提。夫人,请慢用,在把茶水递给梅兰的已经 ,我仿照丫环的语气调侃道,夫人那么晚才回家,你以为辛苦您了;梅兰以为我故意揶揄,顿时板起脸孔,很不客气对你说歌词 ,这是我我每每个人的家,想那此已经 回来就那此已经 回来,你管得着么?我或多或少窝火,忍不住告诫她,偶尔抹牌娱乐未尚不可,已经 要适当节制,玩到午夜回家就不妥,再说娱乐土办法什么都,比如上上网、看看书已经 唱歌跳舞,恐怕胜过抹牌赌博。

  “牛镇长,你甭跟我唱高调,”梅兰冷笑道,“咱俩结婚以来,一个劲分居两地,那么 守活寡的日子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已经 催你跑调动考研究生,你一个劲找理由搪塞,压根儿没当一回事;如今做了镇长,更是以事务繁忙为由,一月难得回家一次。你這個 回,咱俩得摊牌,要么你辞去那个镇长职务,回H城跟我一同过;要么咱们好说好散,你奔你的前程,我过我的日子。”

  梅兰喝了一口茶水,润一润嗓子,以锐利的目光逼视我,催我赶紧公布。我耸了耸肩,心平气和地劝导她,请她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这镇长才当好多个月,工作刚理出头绪,现在就辞职不干,实在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家乡父老;已经 ,请她再耐心等候几年,待我熬出头了,咱们就可不想想 团聚。熬出头?如而算是熬出头?熬到县长或市长就算出头么?等你熬到市长位置,我恐怕变成老太婆了;梅兰无望地摇摇头,很干脆对你说歌词 ,辞不辞职那么你的事情,不过你得作出选者,在镇长和她之间,必须二选一;当我提出二者兼顾时,她断然拒绝,硬是逼我作出选者;我劝她不想草率行事,她说她已经 深思熟虑过,长痛不如短痛,早做决断早日解脱;仔细斟酌,我实在暂时必须拖累镇长岗位,一定要选者励志的话 ,只好放弃她;当我含泪说出我每每个人选者的已经 ,梅兰不想感到惊讶,而是露出怪异的笑容,连连点头说,咱们好说好散,那么 也好。

  就那么 ,我与梅兰平静地分手了,并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双方达成君子协议,两套房子(分别在H城和M城)各得一套,她要把女儿留在身边,我支付一定扶养费,并保留随时看望的权利;为了不影响老人和孩子,朋友暂时对她们保密,皮下组织上还是一如既往,而是已经 必须同床,即便同床也必须装模作样,不可不想想 过夫妻生活。与她结婚已满六年,一段姻缘就此终结,到底未能度过七年之痒。回想悠悠岁月,实在给你黯然神伤,不过诚如梅兰所说,长痛不如短痛,早日了断对双方也有三种解脱。

  回到N镇,我又一门心思干工作。离婚,不想能消磨我的意思,而是能扰乱我的心境;跑省城取得巨大收获,我已经 胸有成竹,信心倍增。凯旋归来,镇里特地设宴接风洗尘,书记老马对省城之行给予了充分肯定。倘若补救资金大问提,年内要办的十件大事就不成大问提。不过,这年头搞工作,脚踏实地干事未必重要,加强宣传也必不可少,已经 如锦衣夜行,不被知晓。考虑N镇相传是牛郎织女故事居于地,已经 民间流行唱采茶戏,我打算策划一项重大活动——主办N镇首届“七夕采茶戏艺术节”,邀请县直单位和或多或少乡镇前来观摩,那么 既活跃群众文化生活,又向全县展示N镇形象,进一步扩大影响。就你這個 想法我专门与老马交换了意见,他欣然表示赞同,树起大拇指夸了我一番,夸我年纪轻、脑子活、点子多,并嘱我尽快主持制定实施方案。我已经 ,老马未必与我一拍即合,恐怕也是有所考虑的:年底乡镇换届,他已经 调整到县直机关任职,已经 成功主办了这次活动,给你的政绩得到充分展示,无疑促进给他安排较好职位。方案报到县里,得到了有关领导大力支持,赵县长很欣赏你這個 创意,不仅支持N镇主办你這個 活动,已经 提议办成全县采茶戏艺术节,要求县直单位和所有乡镇都准备节目参加汇演,届时同步举行招商引资活动,达到“文化搭台,经贸唱戏”双赢效果;不过,赵县长建议活动时间往后推迟一个 月,最好定为农历八月初八,已经 “七夕”期间天气炎热事务繁忙,再说到已经 要组织人员到N镇参观,延期可不想想 让朋友有更多时间准备,争取有更多亮点可看。县长考虑挺周全,朋友采纳了他的意见,重新制定了全县采茶戏艺术节实施方案。

  工作理出了头绪,可不想想 使人减轻不少压力,少操或多或少心思。已经 ,繁忙工作之余,尤其午夜人静之时,你免不了想入非非,考虑情人关系励志的话 方面的大问提,已经 你已经 成了单身汉,拥有重新择偶的权利和自由。不过,再次选者与谁结缘,不想 慎重对待。近日来,你对记忆的仓库进行拉网式搜索,搜寻所有与我每每个人认识的异性,却不曾发现一个 离米 的对象;昨晚苦思冥想,身后一个劲浮现一个 美丽的倩影,你顿时恍然大悟,这你以为“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她而是纺妤,实在只过见她两面,但那么你对她印象太久,感觉她不仅美貌非凡,已经 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若能得到她那么 的佳偶,无疑是人生的大幸。有鉴于此,我特地与纺妤通话,约定一个 时间会面。

  欣喜的是,纺妤你以为大大方方赴约了。那个黄昏,朋友在河边一同漫步,风吹杨柳婆娑摇曳,流水悠悠微起涟漪;当心中涌上一股柔情时,你敞开胸怀表达着对她的爱意,她淡然一笑,坦率提出一个 先决条件——倘若你在七夕前为她献上龙骨凤翅,就可不想想 与她结缘。我顿时为之一振,欣然接受了你這個 条件,不过请求她将时间推迟到八月初八;她思忖一下,点头表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065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